「貧僧」有話要說

星雲大師《「貧僧」有話要說》序

文/星雲大師

編者按:
人間福報為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於十五年前四月一日愚人節創刊,十五年來,大師於本專欄撰寫文章,從未間斷,堪稱一項金氏紀錄。今為祝賀人間福報報創刊十五周年,大師將最新文章《「貧僧」有話要說》共二十說交予人間福報,並表示為人間福報十五周年慶之賀禮。人間福報自今日起於第三版連續刊載,特此敬告讀者。

貧僧明年九十歲,已經老矣了!這《「貧僧」有話要說》二十篇拙作,是在二○一五年的春天,我因為眼瞎耳聾,視聽模糊,但還是有別人告訴我,報紙、網路、電視對慈濟清算的時候,像颱風一樣,尾巴也掃到佛教各個道場。我一時有感,寫了〈「貧僧」有話要說〉,為佛光山做了一點表態。後來報章傳播,對佛教有蔓延的攻勢,我也無以去一一的為大家說明,就又再想寫二說。但佛光山徒眾們一向都非常保守,為社會大眾做什麼事情,也都不愛發表傳說,做了就算,紛紛勸我:「師父,不說也罷!」我基於護教情殷,覺得有些話不能不說。因為佛教是講信仰的,不能讓信徒對佛教失去信心,所以還是有話要說。

「貧僧有話要說」看起來都是以貧僧為主、以佛光山為例,陸續寫了二十說,但實際上,佛教裡像我這樣的貧僧,比比皆是,我只是以我例,為佛教的僧侶做一些表態。就這樣,《「貧僧」有話要說》在我口述下,弟子妙廣記錄,法堂書記室整理,不要一個禮拜就完成了。

因為所言皆往事陳跡,一切都是有據,雖是數十年的歲月,就是要把它忘記,難免還是點滴在心頭。去年(二○一四)出版一部口述歷史《百年佛緣》,跟《「貧僧」有話要說》內容稍有不一樣。《百年佛緣》是講述我和佛教、社會、外境人事各種的因緣,但是,我個人的思想和佛光山的事例則少於著筆。現在為了佛光山和我的想法,讓《「貧僧」有話要說》可以站在讀者的面前做一個報告,我覺得也是非常有意義的事。

原本,還有一些話沒有說,所以寫了這二十說之後,我和弟子們講,我來寫「貧僧一百說」,應該有這些材料。只是現在人老了,記憶力也不好,尤其關於世間的人我是非,不說也罷了。貧僧出版的書籍不只兩、三百種,二千餘萬言,我覺得我的人生就活在那許多書本裡面吧!中國人有所謂「立功、立德、立言」,立功、立德,那是我不敢說的,不過「立言」,倒是有根有據,都有出版的書籍可考,此處就不一一敘述了。

我想,除了《佛法真義》等待出版,現在《「貧僧」有話要說》應該是貧僧著作生涯中的最後一本書吧,以後就不說了。不過,生命還活著,偶爾有一些對社會、佛教的情況,要貧僧表達某些意見,我想我還是會當仁不讓。

本書作為佛光山徒眾的教材,當然也希望修正當前社會人士對佛教的視聽看法,如果大家能看到佛教僧侶清貧的一面,那就是貧僧最大的願望了。

這些內容由《人間福報》刊登,或者由香海文化出版專輯,我希望對於社會、佛教所能貢獻的,謹此一點心意而已。

祝福讀者平安吉祥!

二○一五年三月三十日

口述於海南島博鰲亞洲論壇時

「貧僧」有話二十五說之二 : 我的小小動物緣

山下一位村民來順,他的媽媽抱了一隻小狗上山說:「聽說大師的狗沒有了,我這裡有一隻狗,送給大師。」我跟這一位老太太語言不通,講也 講不清,她留下小狗,人就走了。說也奇怪,這一隻小狗慢慢長大,樣子、顏色、動作、習性、神態,全部跟第一代的來發一模一樣,連慈莊法師從美國回來,都以 為牠就是來發,我就乾脆為牠起名字叫「來發二世」。

Read More »

「貧僧」有話二十五說之一 : 我的小小動物緣

圖說:佛光山的「滿天」在享用午餐。 圖/人間通訊社提供

人,頭朝天、腳朝地,所謂頂天立地,在有情眾生的世界中,只有人具備這個條件;其他的豬馬牛羊、魚蝦貝類,甚至鳥雀飛禽,都沒有頭朝天、只有背朝天。可見人是萬物之靈,所以人有智慧、有信仰、有文化,有慈悲博愛、有文學哲學,因而發展出人類最高的文明。但是最高的人類,也不能脫離眾生萬物,獨立存活。

Read More »

「貧僧」有話二十四說 : 青年應有的愛情觀

圖說:佛化婚禮。 圖/人間社資料庫提供

做一個出家人是很不容易的,甚至於成佛更加不容易。例如我們說,釋迦牟尼佛是「三界導師」、「四生慈父」,他對於三界、四生種種的情況,不但要了解,還要加持他們、解決他們的問題。那麼現在做一個出家人呢,要弘揚佛教、行菩薩道、救苦救難。在芸芸眾生中,苦難隨時隨處,層出不窮,一般人都說人很難做,其實,出家為僧也很難做啊!

Read More »

「貧僧」有話二十三說 : 神明朝山聯誼會

圖說:大師向神明合掌。 圖/人間通訊社提供

貧僧是佛教徒,但我並不排斥其它的宗教,因為不管什麼宗教,所謂信仰都是代表自己的心,儘管人不同,信仰的對象不同。其實,人心要有信仰,這是都一樣的,你相信土地公,你的心就是土地公;你相信城隍爺,你的心就是城隍爺;你信仰耶穌,你的心就是耶穌;你信仰媽祖,你的心就是媽祖;你相信佛祖,你的心就是佛祖。

Read More »

「貧僧」有話二十二說 : 我被稱為「大師」的緣由

三十年前,大概貧僧六十歲左右,還在佛學院擔任院長。當時,許多跟我出家的徒眾,慢慢地因為讀到碩士、博士,回到學院裡教書,因此也被稱為老師、法師。有時候,我人在東山,忽然接到傳話,說西山的學院有找院長的電話。我就必須花四、五分鐘,從東山走到西山,趕忙去接聽。因為那個時候,全山只有一支自動電話。

Read More »
Translate »